这被李文静视为在善意的信号:网络订餐中的家庭主厨能否也作为一种产能不大的“家庭小作坊”,按备案制管理,并按照“线上线下一致”的原则,得到网络订餐的通行证?持有相同看法的还有对食品药品监管一直保持关注的汉坤律师事务所律师唐志华。他说,家庭主厨或者微信上卖自制糕点者,更像是家庭小作坊,只是通过网络平台销售,“也不是完全新的流通模式,新的只是平台”。从这个意义上说,家庭主厨和微信朋友圈网售食品,事实上并非处在无法可依状态下的“监管真空”,只是监管机构囿于执法资源不足以及此类食品网售行为的特殊性,尚无法形成有效监管。备案制能否用于网络订餐平台?中食品安全研究中心主任王伟国向南都记者解释,对于小作坊、食品摊贩、小餐饮等小微食品生产经营者,食品安全法授权省级或根据当地实际,将小微食品生产经营者纳入地方立法的调整范围。对小微食品生产经营者是否应当取得食品生产许可,存在一定争议,一种观点认为根据食安法需要实行许可,另一种观点则认为从现实情况出发,由地方法规决定实行许可或者备案。南都记者了解到,从目前各地出台的来看,管理模式并不统一,有的要求许可,有的要求备案或登记。【详细】